Swf
  • 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新闻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调研视察
  • 文史广角
  • 理论与实践
  • 委员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广角

同舟护航保发展

作者:刘纪炎 发布时间:2017/3/4 点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弹指一挥间,迎来了钦州港建港二十二周年华诞,我作为一个亲眼目睹钦州港发生历史巨变的见证人和风雨同舟的护航者,感到格外高兴,在此佳节之际,深表热烈祝贺。

回顾过去思绪万千,许多激动人心的往事油然而生,本想大书特书,但篇幅所限,只能摘其一二。

钦州港诞生之年正是我走上钦州地区中级法院院长岗位之时。无独有偶,区高级法院黄任文院长上任后第一次到外地调研选到钦州,工作之余我邀请他到钦州港视察。同坐上小船,穿过仙景七十二泾,进入宽阔的茅尾海,擦肩而过观看勒沟两个在建的起步码头,信步麻蓝岛,登上青菜头,遥望三墩岛外碧海蓝天波浪滔滔,转过身来向北望,辽阔的茅尾海港池风平浪静,海湾曲折岸线长,还有已建成的海军基地和龙门港历历在目。“啊,真是天赐良港,中山先生不愧为先行者,确有眼光,在《建国方略》定调要把钦州港建成南方第二大港。”黄院长还叮嘱我们做好法院各项工作,搞好保驾护航,努力搞好宣传,提高知名度。以后他做出榜样,先后邀请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祝铭山,资深副院长马原和另外一位副院长到钦州检查指导工作,我都热情接待他们到钦州港考察,并自告奋勇担任现场讲解,每次都特别用螃蟹理论向他们宣传钦州港的区位优势:北海、防城港是螃蟹的两条双臂,钦州是螃蟹的眼和口,南宁是螃蟹的脑袋,桂北、桂东、桂西是螃蟹的身躯,形象的比喻,引得他们哈哈大笑。从此上述领导对钦州留下了好印象,除支持我院案件审理外,还积极帮助宣传钦州港的建设情况。自治区高级法院还专门联系广西电视台到钦州拍《卫士的足迹》,在广西台播放,既宣传了钦州市中级法院的工作战绩,也宣传了钦州港,提升了知名度。

钦州港的开发建设需要使用滩涂、海岸、山岭,牵涉到国家、集体、个人的利益,往往产生一些纠纷。辖区内的果子山村与钦州港开发区产生一些矛盾,诉到钦州中级法院,我亲自带人深入一线调查处理。我第一次到果子山村,那时果子山可以说与外界隔绝,没有陆路,更没有公路,唯一的是先到龙门港坐渡船去,那天我坐唯一的一班开往龙门港的班车,一路颠颠簸簸坐了几个小时的羊肠小道,凹凸不平的泥沙公路,到龙门港已经中午,下午才能坐上小渡船到果子山。上船了,艄公很热情好客,对每个乘客都打招呼,问姓名。我很注意听他们对答,其中问到一位乘客:“同志,你好,你尊姓大名?”那个身强力壮的汉子说:“我叫覃(沉)大海。”“啊,浮同志,浮同志。”艄公哈哈地说。离岸一段时间,蔚蓝的湖面渐渐开阔,浪也大了起来,艄公技能高超,稳掌舵,乘风破浪向前进。经过一个多小时颠簸,庆幸我没有晕浪,稳步登上了果子山,住进了水产收购站。夜幕降临,只有水产站点起汽灯,其它群众家只点小煤油灯。我们打着手电筒到村干部家,了解情况,征求意见,商定工作日程。在路途中,一群群小黑蚊蜂拥向我们袭击,蛰耳朵、手脚,凡是裸露的皮肤都被蛰得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很痛,而且痛得很久。但是使命所在,我们顾不上这些,第二天一早依然挨家挨户去串门,接着召开了村民(社员)代表会,进一步了解情况,征求意见,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法律、法规,表示法院一定会公正处理。那时群众集体观念强,爱国如家,很容易接受我们的意见,后来,我们通过调解,妥善解决了问题。

那时建设钦州港的人员、物资都靠龙门港和沙井港码头来运输。龙门港南北村与龙门港海军因海军油库用地归属有矛盾,龙门港自身街道建设也有官司,我也亲自带队深入当地调研,查清事实,分别和群众做思想政治工作,讲法律、讲政策,均迎刃而解。沙井港开发建码头也有矛盾,我特别通过人民调解员和我们一道做工作,使问题和平解决,扫清这些障碍后,两个起步码头的建设得以顺利进行。

实事求是,依法裁判是法院工作的天职。在我担任钦州中级法院院长期间,坚决围绕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严格履行职责。记得在九十年代曾发生了一件震惊广西、严重影响钦州港开发建设的大事,那就是“龙门港事件”,因为征地拆迁引起流血事件,数以千计情绪激动的民众扛着刀叉、扁担、锄头、木棍进行游行、请愿,参加人员一次比一次多,情绪一次比一次激动,青壮年拿着刀叉站岗放哨,与警察对峙。市委、市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多次召开会议进行研究,决定委派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汤年通同志亲自挂帅,处理此事。他迅速召开政法“五长”会议,研究如何既快又好落实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和指示。作为第一届市委委员、第一任市中级法院院长的我第一个发言,表示坚决支持市委、市政府的决策,明确指出这是人民内部矛盾,要教育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孤立和惩治坏人,但绝不能把矛盾扩大化。会后汤书记不畏风险,以“司令”和“政委”的作风,带领少而精的工作组,进入充满对立情绪的龙门港,深入开展调查研究,以各种方法做耐心、细致、令人信赖的思想政治工作,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法律、法规。他的真诚和公道赢得了民心,他的气魄和能力震慑了坏人,很快摸清了情况,掌控了坏人,真相大白,操纵者和犯罪分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渔村人民擦亮了眼睛,提高了觉悟,支持政府揪出坏人,使一场一触即发的暴力事件得到化解,逮捕、起诉了几个犯罪分子,钦南区法院和中级法院迅速进行审理并依法作出了判决。在审理过程中,我除了指令抽调最好的法官组成合议庭外,每个环节我都注意了解情况,亲自把关,办成铁案。

钦州撤地设市后,钦州港迎来了建设码头的高潮,但也遇到了不少阻力和困难。如3﹟、4﹟码头,开工典礼和动工兴建搞过多次,每次都受到当地群众干扰,无法进行。港区管委做了许多思想工作,相关行政部门也多次出面处理,但都无法解决,想向法院起诉但无钱交诉讼费。我们得知这种情况后,从大局出发,经过讨论,我依法批准减收和缓交诉讼费,迅速立案,抓紧审理,依法公正判决。区高级法院也大力支持配合,从快作出了终审判决,使争议多年的纠纷得以终结,码头得以顺利建成运营。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调查就能解决问题。调查有两种方式,一种开门等群众,听诉求;另一种走出去找群众,纳意见。我时任钦州中级法院职务时,在全区第一个建立了院长接待日,对法院工作起了较好的促进作用。我还迈开双腿,走出法院机关,深入群众进行调研。特别是对钦州港情有独钟,多次带队到钦州港区管委(工委)、果子山村委、中粮油仓库、红水河码头、鹰岭油气码头、火车站等许多机关、企事业单位、工厂、渔村、农户个别谈心或开座谈会,了解法院审判工作情况,及时处理遗留问题。如勒沟大型糖业储运站仓库将近建成,红水河码头正在兴建中,但运输道路经过渔民村边,村民设置障碍,不让通过。我们调研知情后,出面做双方的工作,平衡了利益,道路得以畅通,加快了建设速度。再如鹰岭作业区两个油汽码头,老死不相往来,互相斗气,影响生产,我们先做双方工作,然后集中调解,互谦互让,气顺了,促进了开发建设和生产。我在任时,为适应钦州港经济迅猛发展和审判工作的需要,特别打报告,经区高级法院批准,设立了钦州港人民法庭,方便当地群众解决告状难问题。

后来,由于工作需要,组织上决定让我从中院院长的岗位转任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职务,我服从组织安排,愉快地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

政协是倾听民意,反映民情的好地方。我在市政协工作时,有一次我同李照时同志分配到钦州港搞调研,白天走机关、企事业单位,晚上到铜鼓岭村和搬迁户新村串村干,访农户,倾听意见。综合起来有几条:1.有时搬迁费未能及时领取;2.造业难;3.新建房屋质量差,环境卫生不太好;4.自来水供应不足;5.有些人钱到手后大花大用变贫穷。我们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一方面向港区管委领导作了沟通,提了建设性建议,另一方面写了书面汇报向市政府报告。事后了解收到较好效果,没有发生集体上访和聚众闹事的情况。

天人合一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天地人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其深奥的哲理我虽然知之甚少,但作为一个大学本科化学系毕业的学子,对环境污染造成的危害略知一二,对“先发展而后治理”的理念,初持怀疑,后变否定态度。

有一年,我到海南岛参加北部湾经济论坛会,海南儋州的一些政协委员曰:“速生桉种到哪里,哪里穷”。此命题我一直关注、观察。为什么钦州港出现大片死鱼,说是缺氧所致,但为什么缺氧?为什么百岁老人都没见过这种现象?是不是有些企业处理排放的污水不合格?排放出口不恰当?我经常问家住钦州港的亲朋好友:哪儿的空气、环境怎么样?他们告诉我:晚上空气臭,粉尘大,报告监督部门无人理,但很奇怪,若上级通知有人来检查却无此情况,是否有人通风报信?这些我都在相关的会议上或与领导交谈中如实报告和提出建设性建议。

有一次,十多位大学同学来钦州看望我,我带他们参观钦州港,他们一路上赞不绝口,钦州港的区位优势和得天独厚的天然深水良港,前程无限,要精心设计、开发使用,更要用心保护,防止污染酿成大祸。他们都是资深的专家、教授、高级工程师,对环境污染造成严重危害了如指掌,他们也想为钦州港做点有益的事,建议开个座谈会。我即向市政协领导报告,后派了中层领导参加,会上我的同学提了许多好意见好建议,政协的同志详细地做了记录,向领导汇报。

此后,我更加关注钦州港的环境污染和防治,特别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环境污染作为一个重大问题来抓。在我当年参加讨论市政府工作报告(讨论稿)时,我大声疾呼用更多的篇幅,更强有力的语气修改这部分内容。此外我更加坚定地建议通过各种合法方式和途径,阻止在钦州港大门口建核电站,我激动地说,如果不阻止,一旦发生核事故,南方第二大港—钦州港将毁于一旦,全国为数不多的天然海上地质公园将不复存在,那将是多么可悲的结局,不少有识之士也赞同我的观点。

回顾过去豪情满怀,展望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有理由坚信,在市委、市政府坚强正确的领导下,钦州港的明天一定会更好,这也是我作为一名历史巨变的见证人和风雨同舟的护航者的祝福!

 

本文来自:《钦州文史》第17辑《钦州港专辑》,2016.7

返回页面顶部